首页 / 军事武器 / 抗日军事史上著名战役之上高会战

抗日军事史上著名战役之上高会战

简介 上高战役(上高战役、锦江作战、鄱阳扫荡战、宜春会战)是…

简介

上高战役(上高战役、锦江作战、鄱阳扫荡战、宜春会战)是抗日战争中中方取得全面胜利的一场战役,被军委会参谋总长何应钦称为“抗战以来最精彩的一战”。 
1941年3月,驻南昌的日军34师团大贺茂因友邻第33师团预定要调到华北,要求33师团走前配合自己扫荡周围的中国军主力,却因两个师团严重不配合导致34师团扎进4个中国军的合围圈,是为“上高战役”。中国军队统计击毙日军大佐联队长滨田以下日军15000余人,日军自报伤亡千余人。
上高会战在政治和军事上,给日本侵略者造成了极为沉重的打击,有力地支援和配合了正面战场其他战区和敌后战场的抗日斗争,有助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巩固与加强,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信心。同时,中国军队的胜利迫使日本不得不慎重对待从中国抽兵问题,这是对东南亚遭受日本进攻的国家的有力支持,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的一大贡献。
9b6e82f11d8de6417bec3d9afd01ce19

日军阴谋

1940年百团大战后,南昌的日军处于焦躁之中,此时占领南昌日军只有33师团、34师团(均为乙种师团)。为恢复华北的治安,日本支那派遣军从华中抽调第13军17军团、第11军33军团增援华北方面军。第33师团原驻赣北一带,一旦调走该师团,南昌地区将只有一个第34师团防守。第9战区薛岳、罗卓英所部这样的强劲对手。南昌日军总是感觉如芒在背,非常不安。第34师团长大贺茂向第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建议,乘33师团尚未北调之际,发动对南昌周围罗卓英等部的进攻,以减轻他将来守城的压力。

此时日军大本营决定把33师团调往华北,从上海调来刚编成不久的独立混成第20旅团补充南昌兵力。而33师团调走是在当年4月,而2月份第20旅团已经到达南昌——这意味着4月之前南昌的日军不减反增。

对于34师团师团长大贺茂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趁33师团还在,加上20旅团,一起干掉威胁最大的19集团军,不然33师团一走,自己独守南昌的日子会很难熬。

大贺茂极力劝说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发动“锦江作战”(日军称上高会战为锦江作战):33师团、20旅团、34师团兵分三路合击19集团军,将19集团军压迫在上高地区加以围歼。尽管园部和一郎对大贺茂的方案兴趣不大,但是日军有调出部队走之前必须出击一次的惯例,基于此也就批准了大贺茂的方案。

e4dde71190ef76c67e2c6a35dee336f0ae516736.png@f_auto

大贺茂计划一个“短切突击”的作战计划。分三路突进,在攻打中国军队时,无论从距离方面还是时间方面,都是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留恋作战。具体是北路第33师团自安义武宁直扑奉新一带中国守军70军,南路池田旅团从义渡街出发欲渡锦江而从后背打击上高等地中国军队,中路第34师团则兵发西山、大城,图谋向西一举攻下高安、上高的中方营垒,确保赣西的“治安”。大贺茂雄心勃勃地要立一个大功,在他的策划下,南昌日军倾巢而出。然而,大贺茂怎么也不会想到接下来的日子将会是他军人生涯里最狼狈的一次失败。

中国背景

1939年,在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中国军队虽在南昌攻守战中失地丧师的大背景下,74军在高安一支独秀,尽显锋芒,其战绩得到了第九战区的表扬,获得了军委会的嘉奖。

1939年7月,军委会委任王耀武为74军的第二任军长,并对74军的编制进行调整:  57师正式归属74军,施中诚担任师长;李天霞擢升51师师长;张灵甫调任58师任副师长,协助师长廖龄奇。这期间,74军全军总兵力达31000余人。军队整体面貌在王耀武的手上有了很大的改观。

bffdb0bc40f7755190e3f106a115781f在经过了历史长河的洗礼,转眼间来到了一九四一年,此时中国人民的全面抗战已经持续四年了,抗日战争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这四年来,中国军队凭借着不怕困难的精神,在战场上,一直都顽强地与日军对抗着。

国军布局

驻扎在江西南昌以西的中国军队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收到了日军想要进攻赣西北一带的上高地区的消息,便立刻找顾祝同的第三战区要了两个军团,分别是李觉的第七十军,和刘多荃的第四十九军,再加上上高地区的王耀武军团,也就是引进了美式装备的第七十四军。

大贺茂为了备战征用了大量当地民夫,而这自然引起了第9战区的注意和戒备。

70b894cb459293398ebda9faa81ffe45足智多谋的司令官罗卓英也想到了一个对战策略,被称为“磁铁战术”。整个战术分三步走,首先第一步便是诱敌深入,将敌人引诱进来,再进行第二步,包围敌人沉重打击,最后再实施一举歼灭。

战役经过

1941年3月15日凌晨战役打响。北路日军第33师团由安义向当面中国第70军发起进攻,在炮兵和航空兵掩护下,沿潦河盆地向西突进,当日中午占领奉新,16日进至棺材山、车坪附近,并继续向西追击。南路日军独立混成第20旅团于15日晨发起进攻后,当日午间在河嗄附近西渡赣江,尔后沿锦江南岸西进。

de788565de1390f65ba126e5f71b30d3至17日,先后占领曲江、独城等地,继续向灰埠攻击前进。中路为日军主力第34师团,继两翼发起进攻后,于16日开始行动,由西山、万寿宫沿湘赣公路和锦江北岸向西突击,当日占领祥符观、莲花山。17日晚,中国守军主动放弃高安。18日,第34师团突过高安,占领龙团圩。以上三路日军在开始进攻后的两三天内进展顺利,更增加了骄傲情绪。大贺茂的34师团气焰很嚣张,该师团2万多人沿着湘赣公路向西突击。他们不仅想吃掉74军,还想把北路被33师团压迫下来的70军一起吃掉。

中方反攻

北路日军撤离

三天以后战场形势逐渐发生变化。日军的企图是以三路作向心突击,即三路均以上高为目标,将两翼钳形内的中国军队(第70军、第74军和第19集团军司令部)都压缩至上高附近,合围而歼灭之。按照这一企图,北路第33师团应压迫中国第70军向南退却,但第70军且战且向西北退去,1941年3月17日退至上富、甘坊、苦竹坳之间山地。第33师团跟踪追击,反而遭到中国第70军、第72军围攻。激战两日,第33师团受到重大伤亡,突围而出,于19日返回奉新,认为配合第34师团作战的任务已经完成,遂转入休整,准备调往华北。

南路日军受挫

南路独立混成第20旅团留下1个步兵大队(102大队坂本俊马中佐,称“赣江支队”)占领曲江、泉港,掩护左翼;主力3个大队继续向西突进,1941年3月20日占领灰埠,然后北渡锦江,与第34师团会合,以加强上高正面的突击力量。这时,中国第19集团军令位于南昌以南的第49军由市汊街等地西渡赣江,在泉港附近截击日军赣江支队,歼其大半(日军称其1个大队和优势的中国军队拼杀了三天两夜);然后尾追独立混成第20旅团,击其侧背。

中路日军冒进

f9198618367adab41e1b8b27c12178168501e48f.jpeg@f_auto

中路第34师团于1941年3月18日占领高安后继续向西突击,第9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于19日下决心:利用既设阵地,逐次抗击,诱日军进入上高地区予以围歼。当即电令:“严饬各军积极对敌猛攻,务将深入之敌,歼灭于高安锦河南北地区。”为了增强罗集团的攻击力量,第九战区长官部抽调王陵基川军陈良基、傅翼两个师由三都导区兼程南下。各军慑于军律之森严,又知援军即将到达,士气大振,奋勇争先与敌搏斗,围歼日军第34师师团之战于上高地区展开。

日中路军第34师团本已陷入绝境,而第34师团歼灭罗卓英集团主力夺取上高的野心却未死,自19日经余程万师阻止于泗水东岸泗溪附近后,20日第34师团又采取锥形突入之战术,集中大炮十余门、飞机30余架,集中轰击泗水西岸唐、港西罗地区,阵地被毁,敌军遂乘机分由档口、港西罗强渡,廖龄奇师一部奋勇堵塞缺口,激战至夜,敌军大队拥至致塘坎附近,阵地被突破。廖龄奇乃率所部于21日午夜转移于白矛山、莘树下、苛舍之线与余程万师的潘家桥、云头山、磊家山的斜交阵地,及石拱桥、下坡桥徐楼的预备阵地相衔接,以确保上高城。是时,第34师团主力为斜交阵地所吸引,激战竟日,仍未突破。

南路日军迂回

3e154660de692c933c3286d6f58fbfef参战各军在罗卓英总司令严令督导下,无不奋勇赴战。王耀武为切断日军第34师团后路,21日命李天霞萧清锦江南岸残敌,率部挺进高安。不料当晚独立混成第20旅团亦集结所部,于22日昧爽亦发起攻势,李师前锋甫出石头街即遇独立混成第20旅团主力复由锦江北岸渡过河,经卢家圩来犯,以一股绕攻腊烛山,一股由石头街西胡家南渡,抄袭李师侧背,并以飞机9架、大炮4门自北向南轰击。李师不敌,退守石头街西南高地。王耀武接报后,立即变更部署:命李天霞师主力向左转用;命控置在印塘附近的军直属野战补充团急趋华阳,堵敌西犯。野战补充团以1小时15华里的速度,冒天空9架敌机扫射和帮军阻截,于7时许抢占据华阳及其东北无名高地。

9时许敌军大至,在10余架飞机轰炸配合下猛扑华阳、全团官兵浴血战斗,敌军死伤累累,阵地屹然未动。独立混成第20旅团攻不下华阳,乃以主力转向况家,会合白车头南渡的千余人沿江急趋熊坊,意图迂回我军左翼,补充团当派第1营附迫击炮1连向左延伸,与敌演成丁字形的遭遇战。敌再增援反扑,并以一部绕袭熊坊南端,国民党军拚死抵抗,敌又未得逞,乃施放大量烧夷弹和毒气。战至前半时熊坊失守。李天霞乃派右翼的两个团先赴援,午夜又收复熊坊。同时石头街、鸡公岭亦为李师攻克。日军独立混成第20旅团陷入背水为阵的窘境。

双方激战至24日凌晨,粉碎第34师团对聂家及白茅山的攻势。上午,第34师团又将锦江南岸调来的独立混成第20旅团残部3000余人投入战斗,日军第3加强团亦出动飞机70余架协虞,投弹1700余枚,廖师阵地大部摧毁,敌人两度乘隙突入,均被击退。午时,敌机轮番轰炸,敌步兵曾乘隙由下坡桥突入,赖步兵指挥官李翰卿率所属军士队数度逆袭,反复肉搏,日军死伤累累,终将敌人驱逐出下坡桥。至此日军第34师团已攻击乏术,陷入绝境。

合围中路日军

原先罗卓英命令各军以高安为前进目标,围歼日军。由于战斗情况变化,于22日午,复命各军改向上高东北地区前进。23日午,刘多荃、李觉两军分途进据石头街、官桥街、杨公圩,迫近灰埠、高要,对第34师团包围之势已成。酉时,罗再下令各军,再度缩小包围圈,向敌人作求心攻击。24日已时,李觉军张言传师收复南茶罗,复向毕家猛攻,进至介子坡、坑口冷一线。唐伯寅师亦进抵土地王庙,继攻泗溪。王陵基军傅翼、陈良基两师亦展开于荷舍、雷市一线,由北向南攻击前进。至此将第34师团压缩在南北10华里,东西30华里的椭圆形包围圈内。而毕家为大贺指挥部所在地,已置于国民党军猛攻之下,遂致日军全线动摇。

日军解围

34师团这趟进攻从一开始就不顺利

34师团还没到高安,就遭遇了107师的猛烈阻击。主阵地上320团的将士们不惧日军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坚守阵地。该团接到撤退命令时,伤亡已经超过50%。尽管最终没有挡住34师团,但107师的士兵们用苦战迟滞了敌人推进的速度,为友军的展开和部署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3月18日,罗卓英下令高安附近的守军撤退。34师团借此机会快速前插到龙团圩。在这里他们将会和他们要找的74军展开一番苦战。

5790cb6be952952f0a6de1e26946e67674军,是当时中央军的精锐部队之一。74军是1937年9月1日在淞沪战场组建,由第51师、第57师和58师组成,全军共3.2万人。上高会战之前,常凯申将第1、2、5、74军改为“攻击军”。攻击军在武器装备上比普通军一级部队提升不少,而74军在整个抗战中战绩最为显著,被誉为“抗日铁军”。(上高会战之后,74军全面更换苏式装备,成为苏械师)

而在这场战役之中,围歼34师团的关键就在于74军放在正面的两个师能不能顶住34师团的猛攻;如能够拖住34师团,则给大部队围歼部署争取时间;一旦守不住,34师团攻占上高或是跳出包围圈,那么之前我们所做的努力都将成为泡影。

3月18日晚,74军搜索队和日军前哨部队遭遇,激战由此开始。

激战至20日,34师团始终无法突破74军当面阵地。着急的大贺茂,把指挥部架推到前线,集中大量火炮,并在飞机的支援之下强渡泗水,随后向74军57师、58师猛攻,双方混战在一起。尽管日军有空中优势,但始终无法突破74军将士用血肉筑起的钢铁长城。

打着打着,大贺茂突然发现33师团和第20旅团还没到。

这另外两路日军在哪呢?

第20旅团一开始就不顺,被74军51师死死堵住,尽管招来飞机助战,但寸步难行。持续的激战中,20旅团伤亡千人,更是不知道何时可以突破51师的封锁和34师团会合。而20旅团的迟滞不前,使得34师团的南侧出现了一个口子。

33师团就更奇怪了,他们居然不打了,掉头回南昌了。33师团师团长樱井省三认为自己的任务是驱赶第70军,至于把70军赶到哪里,那他就不管了。加上33师团马上要调派去华北,于是樱井省三就象征性地派出部分兵马去追赶70军,自己带着主力返回南昌。

9e6318f97b5accd4e23a59a015039ae1-1这样一来,原本3路并进的日军,就变成了34师团孤军冒进。

3月22日,大贺茂终于意识到一个事实:自己原本准备围歼74军、70军,反而成为了中国军队的围歼对象。34师团周围有明确番号的中国军队就有9个师之多,后路被断,弹药运不上来,伤员下不去,34师团很可能在上高全军覆没。

心急如焚的大贺茂赶忙向园部和一郎求救,园部和一郎立即命令33师团返回救援。

第34师团为免于全军覆没的厄运,急忙向第11军司令官圆部求救,第11军对这次短距离截断作战事先也未予特别重视,接到第34师团告急电报后才发现第33、第34师团缺乏协同,事态严重,赶紧派参谋长木下偕同作战主任参谋山口中佐、大根大尉飞赴南昌,组织救援,命令第33师团和其他后方部队紧急出动,接应第34师团突围。

第33师团接令后,即派其步兵团长荒木正二指挥步兵215联队附一个山炮大队为右纵队;以步失214联队为左纵队;自率师团主力为中央纵队,于24日分别自牛行、奉新等据点出动,再犯五桥河、村前街,然后分别向棠浦、官桥急进。25日晨,第33师团猛扑正在向北翼包围日军的张方传师阵地正面之坑口冷、介子坡、南罗茶猛扑,接应第34师团突围。张师力战不胜,陷入腹背受敌的危境,乃于黄昏撤至土地王庙附近,与唐伯寅师取得联系。接着樱井师团猛攻唐师凉山脑、桐子坑阵地。时李觉不在前线,张言传以副军长身份指挥作战,鉴于形势对本军不利,乃自动率所属两个师向凤凰圩、庄坊撤走,使第33师团进入官桥与第34师团会合。为接应第34师团突围,独立混成第20旅团24日后亦回到高安。26日,独立步兵第104大队西进,27日向龙团虚前进,占领收容阵地,掩护第34师团退却。

国军追击

日军33师团救援方向是70军预备第9师的阵地。

34师团拼死突围,33师团又突然出现预备第9师后方,预备第9师两面受敌,旁边的19师也同样遭受猛攻。预备第9师师长张传言认为形势对70军不利,于是以副军长的身份下令预备第9师、19师撤退。

70军的撤退给这场战斗蒙上了一层阴影。33师团的第215联队就此冲入包围圈和34师团会合,但是围歼34师团仍大有希望。此时74军在正面阻击阵地已全面出击,进展顺利,增援部队也都抵达战场,我军还有机会对日军实施二次包围。

97a9d293b0441d91f6d56ba8cad6f3f9
罗卓英
26日晨,罗卓英对张言传独率两个师脱离战斗,已接获非正式报告,但考虑到王耀武军在上高东西正面出击有进展,锦江南岸残敌已大部肃清,而来援的川军、东北军又赶到战场,中国兵力仍优于日方,遂决心施行第二次包围战,彻底歼灭第34师团。遂于已时,严令张言传、唐伯寅两师恪遵前令,于官桥附近尽力堵截,防敌突围与增援;命令余程万师经潘家桥北攻击前进;廖龄奇和宋英仲两师以官桥为目标奋勇进击;王克俊师于官桥以东攻敌侧背;傅翼师向江家洲以南;陈良基师经常浦转向东南,索敌猛攻,迅速聚歼残敌,以竟全功。

3月26日,各部依照罗卓英的命令再次将34师团包围。大贺茂发现第二次包围圈比第一次更为严密,34师团被包围在南北半径不足5公里之地。

为了求生的34师团发动了凶狠的攻击,甚至用上了毒气弹。尽管有很多官兵中毒倒下,但74军在王耀武的严令之下攻势没有减弱半分。74军甚至一度推进到大贺茂指挥部两公里的地方。

27日,第34师团在第33师团和独立混成第20旅团接应下,突出中国军队包围圈,按师团司令部、行李、独立山炮队、伤员运输队、野战医院、后卫部队的行军序列,向土地王庙方向东进,残兵败将极其狼狈。罗卓英为彻底歼灭逃敌,于午夜下达总攻击命令:各部于28日午,以官桥街、南茶罗为目标,猛烈攻击,彻底歼灭残敌。

28日子时,王克俊师经杨公圩向官桥挺进,适遇第34师团东退大队,王师当即据杨公圩南北高地亘磨子岭之线阻击,鏖战竟日,将敌遏阻于暇蟆碑、虎形岭一线,自高安来接应的独混第20旅团一部亦被阻击于龙图圩附近。担任正面攻击任务的廖龄奇师于是日追至长岭亘蛮眉高地之线,咬住第34师团后卫,发生激烈战斗。午间李天霞师一部赶到,于上罗象、山源李、方头脑一线展开,袭扰敌右侧背;余程万师一部亦进抵龙形山,迂回官桥街南,残敌乃退据市内顽抗,经廖师猛攻,面市内与敌格斗至酉时,全歼守敌600余人。同日,罗卓英于申时对外围各军亦下达南北夹击,迅速解决杨公圩、龙图圩附近残敌后,即行勇猛追击命令。

29日午,罗卓英饬刘多荃督率王铁汉、王克俊、陈良基三师为右追击军,沿湘赣公路经高安、大城追击敌荒木支队;李觉率张言伟、唐伯寅、宋英仲三师为左追击军,沿伍桥河奉新大道迫击第33师团。是时独混第20旅团2000余人正固守龙图圩、杨公圩一带袭击我军,日军飞机前来轰炸,以掩护第34师团溃逃。王铁汉、王克俊两师攻之于东,张言传、唐伯寅两师压迫于西,敌伤亡惨重。30日午,遂放弃该两据点分股向东北溃去,其一股600余人逃至村前街附近,正陷入张言传师主力阵地,当予迎头痛击,大部就歼。至此,外围残敌基本肃清,刘、李两路追击军遂遵薛岳电令追击前进。

20d142c114cfa67cac47d9a65f4cc0e334师团虽然冲出重围但是一路上不断被我军追击,最后狼狈不堪地逃回出发地。33师团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撤离战场的33师团重新参战之后,一直受到我军的猛烈侧击,山炮队的弹药用尽,全师团“经过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重重苦难才于4月2日回到原驻地”

31日子时,陈洪时挺进第2纵队收复高安,王铁汉师收复祥符观;是日晨张言传、宋英仲两师克复奉新;未时王铁汉师又克夏西山、万春宫;3日各军分途追击至大城及干州街附近,由于日军已龟缩进原阵地凭险固守,罗遂下令停战斗。

战争结果

a36f77c5b8666b6f15e357a4dd4a3942
这一战役,战场实际指挥官罗卓英在1941年3月29日给蒋介石电报中汇报的战果为:毙伤日军少将步兵指挥官长岩永汪、大佐联队长浜田以下1.5万余人,自身伤亡2万余人 ,但他的上司第9战区司令薛岳没有认可这个战果,薛岳在4月5日给蒋介石的电报中,直接将罗卓英的战果打了个八折,称伤毙日军12520名,俘敌14人。

此役74军“拼死力拒,虽血肉横飞、伤亡惨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间敌我伤亡均在四千以上”,战功显赫荣获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荣誉“飞虎旗”。

上高会战,是抗战以来少有的胜利之战,毙伤日军1.5万,常凯申给薛岳的电报中说“赣北歼敌,举国滕欢”。何应钦等人称上高会战为抗战以来最精彩之战。上高会战还引起了国际舆论的注意,美国各大报纸“多以显著地位揭载赣北日军大败新闻”。英国特派驻华大使馆武官史丹尼少将“前来参观战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秘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mi321.com/jswq/6908.html

jiang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