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探索 / 全国尚首次,三娃同一天等来了救命心

全国尚首次,三娃同一天等来了救命心

在去年年底武汉的一个医院里面进行了一场让人惊心动魄的生命接力…

在去年年底武汉的一个医院里面进行了一场让人惊心动魄的生命接力,来自于全国各地的三个孩子都需要在武汉的某家医院里面做自己心脏移植的手术。医生们在经过了大概十个小时的努力拼搏之后,终于是完成了三个孩子的心脏移植工作。现在三个孩子的情况都恢复的非常好。

g1bcvxpv451

如果说人类的身体上哪些病最不好治,其中一个就是心脏,毕竟这是人类生命的马达。第一大心脏出现了问,可能全身的各个器官都会随之出现问题,每年都会有很多的患者因为心脏的原因而去世,其中就有几万是小孩子。一旦遇到这种情况,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心脏移植手术。但是要做心脏移植手术,从一个人的身体里面取出来之后,放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只能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

至此,该院成为全国首家同日完成儿童心脏移植例数最多的医疗机构。截至极目新闻记者发稿时,3名移植患儿已成功拔出气管插管,目前生命体征稳定。

心功能缺失大半 3名患儿辗转千里求医

今年4岁的童童(化名)来自杭州,是当天换心儿里年龄最小的。他从小体质很差,去年5月开始频繁出现胸闷、气促、乏力等症状,在当地医院确诊为扩张性心肌病,这是一种异质性心肌病,是导致慢性心衰最常见的原因之一。一年来,童童辗转北京、杭州等多地求医,治疗效果并不理想,病情反复且逐渐加重。

“无论如何也要救孩子!”今年10月14日,童童的父母多方打听后,带着奄奄一息的孩子来到了武汉协和医院。此时,童童的精神状态非常差,大部分时间只能卧床。该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董念国教授详细检查后发现,童童的左心室已扩张至同龄孩子的两三倍。由于心肌收缩无力,心功能只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换心是唯一重生的机会。

同样等待换心的,还有来自山东的慷慷(化名),他在家排行老二,今年11岁。令人揪心的是,家中三个孩子均被诊断为限制性心肌病,他姐姐也因此病离世。慷慷和弟弟从山东到北京再到武汉,辗转多地求医。今年10月21日,兄弟俩在协和医院治疗,慷慷病情较重,比弟弟先获得换心机会。

而来自四川12岁的浩浩(化名)患有严重的扩张性心肌病、心力衰竭,长期内科治疗效果欠佳,近半年加重,为了最后的生机,全家辗转来到武汉求医。

“对于终末期心衰患者,心脏移植是目前最有效的外科治疗手段之一。”董念国教授介绍,所有器官移植中,儿童心脏移植量很少,其原因在于儿童心脏移植技术难度大,能够与儿童受体匹配的心脏供体较少,全球每年仅500例左右,我国近几年每年仅50例左右。

“这次三颗宝贵的供心和武汉的小患儿成功匹配,实属难得。”董念国教授说,高危心衰的患儿和家庭是极其不幸的,庆幸在生命垂危时,三个孩子都等来了救命心。

幸运匹配三颗供心“打飞的”护送至武汉

11月6日,董念国教授团队接连得到好消息,在广州、北京和南宁三地均有潜在供体,经国家器官分配系统配备,该院3名排队等待移植的患儿高度匹配。根据3台移植手术的计划和安排,该院先后派出3支护心团队。

该院器官移植中心办公室主任、心脏大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王国华回忆,由于当前疫情防控需要,武汉到广州的飞机只有两班,其中一班临时取消,团队无奈之下只能启用备选方案,从武汉乘机到深圳宝安机场等待,由当地专家评估、获取供心后,120救护车护送至机场,双方顺利交接。同样,北京的供心也由北京专家完成获取,乘坐飞机抵达武汉后,在机场交接后立马返程。历经重重困难,这三颗供心于7日分别从北京、深圳、南宁飞抵武汉天河机场,并由专人分头护送至协和医院手术室。

与时间赛跑,这场生命接力刻不容缓!7日上午,护心团队在奔跑的同时,协和手术室内也正在积极紧张地进行术前准备。该院为此次换心更是派出豪华专家阵容,心脏大血管外科董念国教授、夏家红教授、苏伟教授、王国华教授为首的移植团队带领二十余名医护人员将齐心协力为三名男童接力换心。

d52a2834349b033bdd285b2eea9708d8d439bd03.jpeg@f_auto

浩浩(化名)术后恢复良好

专家奋战7小时 接力为3名患儿换心

7日上午10时30分,第一台心脏移植手术正式开始。专家们有条不紊地建立体外循环,在切除病变心脏的同时,精确修剪供体心脏,然后植入供心,细致吻合……手术一气呵成。

咚咚!咚咚!咚咚……上午11时58分,既有节奏又有力量的心跳声传来,这意味着小浩浩迎来了“心”生。

接力还在继续,时间就是生命,手术一台接着一台,医护团队轮番上场。第二台手术进行,下午2时15分,小慷慷的胸腔内,一颗有力的心脏再次跳动起来。

下午4时,待“护心跑男”将第三颗宝贵的心脏运送医院时,童童也已完成体外循环建立。董念国教授仔细修剪供心,再将心脏植入体内,依次吻合。考虑到未来生长发育的需求,专家们在吻合技巧上进行了特殊设计,为童童不断生长的心血管留下足够空间。

下午4时34分,沉睡了5个半小时的心脏在童童体内重新跳动。下午5时31分,体外循环停机,标志着童童的心脏已开始自主工作。至此,当天的3台移植手术顺利完成,3名患儿术后生命体征均平稳,并于8日下午拔出气管插管。

适合儿童的供心紧缺 手术难度远高于成人

“孩子是幸运的,等来了重生的机会。”董念国教授介绍,儿童心脏移植难度高,能在同一天完成3台儿童心脏移植手术,在全国尚属首次。

83025aafa40f4bfb901aec32011546fbf6361876.jpeg@f_auto

董念国教授、夏家红教授、王国华教授进行第二台手术,当天进行了3台手术

董念国教授表示,据估算,中国每年约4万名患儿因为心衰住院治疗,一旦发展到终末期,唯一的希望只有进行心脏移植。但是儿童发育程度差异大,心脏移植面临的挑战远高于成人,而且适合儿童的供心也紧缺。

我国儿童心脏移植的数量远低于成人。极目新闻记者查阅发现,2014年以前,全国儿童心脏移植仅为个位数,近9年来数量才有了突飞猛进。从2008年至今,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已完成儿童心脏移植手术139例,移植数量领跑全国。

董念国教授解释,儿童的心脏衰竭,很难像成人一样顺利匹配到合适的供体,比如1岁宝宝面临手术,几乎无法找到同年龄的心源,只能是大心脏挽救小身体,背后需要攻克诸多技术难关。如果说器官移植是外科学的皇冠,那儿童心脏移植则是这个领域标志性的前沿技术。

协和医院副院长夏家红介绍,该院作为全国开展儿童心脏移植手术最多的医院,一直在刷新纪录。十余年来,该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完成全国约40%儿童心脏移植,数量与疗效均达国际先进水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秘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mi321.com/kxts/6014.html

jiang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