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趣闻 / 埃及“穆巴拉克”的落幕

埃及“穆巴拉克”的落幕

1928年5月4日,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出生在埃及尼罗…

1928年5月4日,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出生在埃及尼罗河三角洲曼努菲亚省米塞利赫村的一个普通穆斯林家庭,在兄弟四人中排行老大。他的父亲是司法部监察员,母亲是淳朴的农民。米塞利赫是埃及当时唯一没有文盲的村庄,少年穆巴拉克天生聪明,六岁能背《古兰经》,但更爱读拿破仑及反十字军勇士萨拉丁等伟人的传记并深受其影响,从而产生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令人感怀的是,如何拯救身处半封建半殖民地状态的埃及,是那个时候的全民问题,哪怕小孩子也不例外,和穆巴拉克是发小与同窗的马哈茂德·拉比卜同样熟谙《古兰经》,进而接受穆斯林兄弟会的意识形态,以社会重新伊斯兰化来改变埃及积贫积弱的面貌。

读中学时,学校离村庄很远,穆巴拉克每天步行几千米上学。他健硕的体魄,也许就是从那时候锻炼起来的。繁忙的学习之余,他喜欢打壁球,这个爱好在各国领袖中非常罕见,到老了都乐此不疲。1947年穆巴拉克高中毕业时,父亲希望他到师范学院学习,毕业后在家乡当一名教师。但年仅19岁的穆巴拉克已经不安于乡村教师的平静生活,他不顾父亲的反对,坚持报考位于开罗的埃及军事学院,开始了辉煌的戎马生涯。

 

ec7e-1aad0f672c2d0e530cecc3be67eaf480

 

1949年2月,穆巴拉克从军事学院毕业,到机械步兵旅任职,不久新创建的埃及航空学校招生,喜欢挑战的穆巴拉克立即报名应试,并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三年后,以纳赛尔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夺取了埃及最高权力,由于纳赛尔坚持“泛阿拉伯主义”和反对以色列的立场,美国断绝了对埃及的军事援助,埃及转而寻求苏联的帮助。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只在航校里学过驾驶美国飞机的穆巴拉克在1955年正式进入埃及空军服役时,却没能开上战斗机,因为那些新飞机都是苏联提供的,穆巴拉克之前所学到的知识根本用不上。出于安全起见,埃及政府把穆巴拉克等600多名飞行员送到苏联克拉斯诺达尔学校深造,结果错过了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在那场战争中,缺乏熟练飞行员的埃及空军首次被以色列空军打残了。

 

2832-425381f76ef4c3842331dabeb1383f71

 

尽管苏联很快补齐了埃及人的损失,但埃及空军的耻辱至此在穆巴拉克内心留下深深的创伤。1959年回国后,穆巴拉克在空军干得非常出色,一路从航校教官擢升至空军副司令。在此期间,一个偶然的事情让纳赛尔总统记住了穆巴拉克这个名字。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年,穆巴拉克主持航校招生工作,一个年轻人兴冲冲地跑进他的办公室,开口便说:“我是贾麦尔·阿卜杜·纳赛尔总统的亲弟弟侯赛因·阿卜杜·纳赛尔,现已考上了航校,我是来报到的,但忘了带有关费用,请允许我先入学,明天再补交学费。”穆巴拉克态度温和但毫不让步:“孩子,你听我说,有制度规定不允许一个学生不交费就入学。今天我已拒绝了40个没有交费的学生。你也不例外,还是回家去取钱吧。”纳赛尔总统很快知道了这件事,他对这个铁面无私、严守军规的年轻人印象很好。对总统的亲弟弟都毫不通融,还有什么人能在他面前徇私情呢?埃及要的就是这种人!

 

尽管穆巴拉克为埃及空军做了很多,但命运却没有给予他和他的祖国应有的报偿。1967年6月,受苏联提供假情报影响,埃及面对磨刀霍霍的以色列丧失必要的战争警惕性,结果在“六日战争”中被以军迅速击败,尤其以空军通过奇袭在第一时间夺取了制空权,数百架埃及战机被炸毁在地面,连穆巴拉克也差点被以机投掷的集束炸弹炸死在去基地的路上。

 

abb0-00333203cbceb3747b62b976a9b9fc4a

 

尽管埃以在联合国干预下实现停火,但丢掉西奈半岛和大批先进武器的埃及总统纳赛尔代表阿拉伯国家公开发誓:“我们被敌人用武力夺去的,必将再使用武力去夺回来。”不久,阿拉伯国家首脑也在喀土穆峰会上通过了针对以色列的“三不”原则声明,即“不承认、不协商、不求和”。而为了保持自己在中东的影响力,愧对阿拉伯国家的苏联也慷慨地帮助受损失最大的埃及、叙利亚、约旦等国复兴军力,尤其是近乎瘫痪的三国空军奇迹般地在战后数月里恢复到战前水平。

在重建过程中,纳赛尔痛定思痛,决定建设像以色列那样强大的空军,他罢免了老成守旧的前空军司令阿密尔元帅,让不满40岁的穆巴拉克取而代之。这不是没有条件的,纳赛尔坚持把被以军炸毁的飞机残骸堆在机场一角,“只有等你们用击落的敌机残骸来取代”。知耻后勇的穆巴拉克认为,埃及人之所以在空战中惨败,很大程度上是被苏联顾问教授的战术教条给害的,苏联人告诉埃及飞行员,要在高空等待与敌人交战,在空战中不要做剧烈的战术机动,埃及飞行员老老实实地照苏联老师的话去做,结果屡屡被击落。此外,埃及空军基地必须实现要塞化,过去把飞机停在露天跑道上的做法等于是“资敌”。

很显然,穆巴拉克希望埃及空军像对手那样咄咄逼人地主动进攻,但问题是他们既没有相应的技术装备,又缺乏有经验的飞行员。1968年,他主动请求纳赛尔总统分割埃及空军,将大部分截击机和地空导弹划到新成立的防空军,这样被精简的埃及空军将主要负责对敌打击,只配备苏-7、米格-17和米格-21等攻击型飞机,这样埃及空军就从繁重的防守任务中解脱出来,将所有力量都投入到进攻中。与此同时,穆巴拉克还多次出访友好国家,寻求人力支援,从1968年到1973年,包括苏联领导的华约国家、阿拉伯国家、古巴甚至朝鲜都向埃及提供了“空中志愿军”,尤其是1972年驰援埃及的39名朝鲜志愿飞行员格外引人关注,他们由朝鲜空军参谋长赵明禄(后来成为人民军次帅)指挥,这些人大都有2 000多个小时的飞行经验,对埃及空军帮助极大。穆巴拉克还身体力行,亲自兼任航校校长。他开始用自己的战术战法教育学员,渴望有一天向以色列报仇。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他领导的航校就培养出了五批学员,这在埃及航校是史无前例的。

 

3a27-e2fca4786d0e29e0b36d2d0878bc5cb3

 

占据着西奈半岛的以色列人没有坐视埃及空军的复苏,他们开始沿苏伊士运河东岸修建“巴列夫防线”(Bar Lev Line),同时不断派遣飞机轰炸埃及腹地,迟滞埃及空军成长。纳赛尔总统绝不允许以色列建成“巴列夫防线”(这将增加埃军收复失地的难度),他严令稚嫩的埃及空军迅速出击。穆巴拉克考虑再三,决定与陆军来个联合行动,打以军一个措手不及。1968年9月11日,埃及陆军率先用苏联提供的S-23远程大炮轰击“巴列夫防线”工地,打死10名以军。恼羞成怒的以空军出动了数十架“幻影”III战斗机前往埃及西部报复,等到它们远离基地后,抓住机会的穆巴拉克立即命令由米格-17、米格-21、苏-7混编的机群超低空出击,再次猛烈轰炸了“巴列夫防线”和以军在西奈半岛上新修的两个机场,它们如入无人之境,在蹂躏了以军目标后,埃及机群在返回途中又创下一项奇迹,回援的以军飞机在与低空盘旋的埃及飞机周旋时,一架速度过快的“幻影”因失速坠毁。这场属于埃及空军的“9·11奇迹”令穆巴拉克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英雄,纳赛尔也更加信任这位年轻的“雄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秘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mi321.com/lsqw/3460.html

jiang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