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十大 / 10张获奖的大自然生物奇异照片

10张获奖的大自然生物奇异照片

以下内容来自美国加州科学院提供支持的 2022 年度“Big…

以下内容来自美国加州科学院提供支持的 2022 年度“BigPicture”自然与野生动物摄影大赛

海星

9706e7e8f5c4ac277be2ea4455ba081b

去年 7 月,摄影师 Tony Wu 潜入日本鹿子岛海岸的一个海湾,寻找半刺虾虎鱼——一种高尔夫球大小的鱼,黑色的皮肤上散布着明亮的针状斑点。在专注潜水寻找虾虎鱼时,Wu 意外地被另一个场景吸引了:一只海星向周围的海水中喷射出银河般的精子。像许多海洋无脊椎动物一样,海星通过“广播产卵”繁殖——在短时间内将大量的精子和卵子释放到水中。为了最大限度地增加受精的机会,它们会与同种的邻近成员同步,利用温度、光线和月亮周期等各种有利条件。Wu 观察了这只海星产卵至少一个小时,他说:“当我发现它并不是随意地释放精子时,我意识到我们都是一样的,尽管我们的外表不同。”

仙人掌蜂

3e6916ba559e868887e261549044ed22

在德克萨斯州南部一个温暖的早晨,一只雌性仙人掌蜂从地下的圆柱形小巢中钻了出来。几乎在瞬间,她就被几十只巡逻的雄蜂团团围住,它们黄褐色的身体形成一个嗡嗡作响、翻滚的“交配球”,争夺与她交配的机会。喧闹了大约 20 秒后,这群蜜蜂消散了,雌蜂飞走了——一只获胜的雄蜂紧紧地抱在她的后背。由于它们单独筑巢而不是集体生活在一个蜂巢中,仙人掌蜂被认为是独居的。事实上,它们的巢穴彼此靠近,交配群体可以达到数千只。对于任何幸运的人类观察者来说,这都是一个壮观的景象。密苏里州立大学的昆虫学家 Avery Russell 说:“在蜜蜂球中交配通常发生在炎热、裸露的地面上,所以搏斗的雄性可能会冒着把自己烤熟的风险来交配。”

白鼬

d3803a0666a76894a2cae37e37df58ef

在法国阿尔卑斯山一个寒冷的冬日清晨,黎明前的几个小时,摄影师 Jose Grandío 静静地躺在雪地里,等待一只白鼬从洞穴里出来。Grandío 回忆说:“太阳升起后不久,白鼬爬了出来,它在雪中一会突然跳跃,一会突然向前蹿爬,好像在玩刚下的雪。”科学家们曾在很多场合目睹过白鼬进行类似的表演,他们将这种行为称为舞蹈,尽管他们对这种跳跃和变化的动机存在分歧。有时,这些舞蹈是在兔子或大鸟面前表演的,似乎是为了迷惑或分散潜在猎物的注意力。更多时候,舞蹈似乎只是一种丰富的表达。第三种假设是,白鼬跳舞实际上是对寄生虫感染的一种非自愿反应,因为白鼬是头部寄生虫的宿主,许多白鼬死于寄生在额窦内的线虫。

大西洋歌利亚石斑鱼

4a72b68168f33c6572aef5b98cfb9783

每年8月到10月初,大西洋歌利亚石斑鱼都会聚集在佛罗里达东海岸产卵。在新月降临的漆黑夜晚,360千克重、冰箱大小的雄性石斑鱼会收缩鱼鳔,发出低频的轰鸣声,让其他石斑鱼聚集在沉船或礁石周围。50 年前,可能会有 100 多条鱼响应这一号召。但到了 1990 年,这种移动缓慢的物种几乎被捕捞到灭绝,而交配聚集地往往只剩下少数几条鱼。直到上世纪末受到联邦和州渔业禁令的保护,其数量才开始慢慢恢复。虽然佛罗里达的交配群还没有达到当地渔民从 20 世纪 70 年代回忆起的数量,但现在在繁殖季节看到 20~40 条歌利亚石斑鱼在一起是很常见的。

美洲虎和家猪

3761d6dda81b5486277b2737d2d612d2

它们正隔着铁丝网相互对峙:一个捕食者,另一个猎物;一个是野生的,另一个基本上是人类制造的。在这一刻,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哪一方会占上风。作为热带地区最大的掠食者一直,美洲虎需要相当大的空间才能找到足够的猎物——一只雄性美洲虎的平均活动范围约为 100 平方公里。不可避免的是,随着人类的扩张进入美洲虎的栖息地,该物种的分布已经缩减了一半以上。科学家们现在正在努力确定保护策略和优先事项,以更好地支持剩下的种群。在墨西哥,最重要的焦点地区之一是 Yucatan 半岛上的金塔纳罗奥州,该国 4000~5000 只美洲虎中有近一半生活在这里。

昆虫

b198e12d9fa6c2f0eeead8ff3353c339

挪威 Ski 三月的一个清晨,Pal Hermansen 在外出时发现有一盏室外的灯亮了一整夜,在明亮的灯罩里,他看到了几十只昆虫的黑斑,它们都是被那偶然出现的光亮与温暖吸引过来的。当他清理这个灯罩时,Hermansen 受到启发,拿出相机拍摄了这些昆虫。昆虫是地球上最多样化的生物群体——估计目前存在的物种多达 3000 万种。它们的数量也惊人地多,占地球上所有动物生物量的一半以上。然而,它们的数量在最近几十年急剧下降。2019 年的一篇论文分析了原因——气候变化、森林砍伐、农业转型、城市化、污染和外来物种都对地球上的昆虫造成了伤害。

加州海狮和蝙蝠星

b518dd08012886d58751451c2945d7dd

加州海狮是蒙特雷湾生态系统的标志性成员,David Slater 非常喜欢和它们一起潜水。“它们从你身边飞奔而过,是如此美丽和优雅,让你目瞪口呆。”他滔滔不绝地说。但在去年 9 月的一次潜水中,Slater 目睹了一个阴郁的场景。在一片泥泞的海底,一只死去的海狮倒在了它最后安息的地方,五颜六色的蝙蝠星散布在它的身上,就像摆放在坟墓上的花朵。蝙蝠星是杂食性的,经常以掉到海底的尸体为食。一旦它们找到了觅食的地方,海星就会把胃伸到猎物身上,分泌酶来消化猎物的肉。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可能会持续数小时、数天、甚至数周。

印度果蝠

c840d795b4866fe557ae89e1d19913e8

Sitaram May 喜欢在旅行中摄影,但当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时,他开始更多地关注自己后院的野生动物。“一天晚上,我坐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一棵果树,蝙蝠经常飞来吃果子,”他回忆说,“全世界都在诅咒蝙蝠,但我决定观察它们。”May 花了三周时间观察果蝠,最终学会了预测它们的行为,并确定树冠上的缝隙,它们可能会从那里进入。最终,他成功地捕捉到了这张照片,完美地将蝙蝠框在一圈郁郁葱葱的绿色树叶中。印度是 12 种果蝠的家园,它们在种子传播和森林更新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尽管它们在生态上很重要,但根据印度野生动物保护法,这 12 个物种中有 10 个被列为“有害”。

青蛙

f7dd9c9d163552919f868b3adc7c69d5

几年前,摄影师 Bence Mate 在罗马尼亚喀尔巴阡地区旅行时,看到了一个可怕的场景。在一个青蛙产卵的地方,数百只青蛙(还有几只蟾蜍)死在水中,它们的后腿明显不见了。偷猎者把它们从池塘里捕捞了出来,切掉了它们的后腿以供交易,然后又将它们扔回了水中。每年,世界各地都有数百万只野生青蛙作为食物来源被交易。虽然偷猎会危及两栖动物种群,但商业养殖实际上也对世界各地的两栖动物构成了极大威胁。野生动物贸易专家表示,为供应蛙肉而进行的大规模养殖和国际贸易正在传播致命的疾病,特别是两种病原体——两栖壶菌和蛙病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秘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mi321.com/sjsd/5282.html

jiang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