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解之谜 / 北京人头盖骨在哪?(至今下落不明)

北京人头盖骨在哪?(至今下落不明)

至今下落不明。

1929年12月2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我国著名的古人类学家、史前考古学家和地质古生物学家裴文中先生,在北京周口店发现了一个完整的头盖骨化石,这就是后来震惊世界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随后,又有5个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相继被发现。

这批化石资料的发现,平息了学术界长久以来围绕爪哇猿人的争论,确定了“猿人阶段”的存在,证实了达尔文关于人类进化的理论。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连同“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在内的一批国宝级化石资料,在转运美国的途中,神秘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种种迹象表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这个无价之宝并未真正遗失。它们究竟在哪里呢?

一、“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是如何被发现的?

龙骨山是北京西郊房山县周口店镇的一座普通小山,“北京人”曾在这里的山洞里住了几十万年。近代以来,采石工经常在洞穴和裂隙的砂土中发现化石。老百姓将这些化石称为龙骨,并将它们卖给中药铺。

1921年,人们在龙骨山上找到了闻名于世的“北京人”遗址。

1923年,奥地利籍古生物学家思丹斯基进行小规模发掘,获得了两枚古老的人牙化石。

1927年春天,在瑞典生物家步林和我国著名地质学家李捷的率领下,拉开了周口店大规模考古发掘的序幕。就在发掘工作结束前的第三天,工作人员发现了一枚保存状态极佳的右下第一臼齿。

布林和加拿大籍解剖学家步达生等专家,经过研究,提出了一个古人类的新种属——“中国猿人北京种”,简称“北京人”。“北京人”的生存年代是第三纪,距今大约50万年左右。但是,这一新种属的命名,亟待更多的化石材料去证明。

94cad1c8a786c9172936b5dcd879f2c53ac757e8.png@f_auto“北京人”头盖骨化石

从1929年起,“北京人”遗址的发掘工作由我国学者裴文中先生负责。当年l2月2日下午4点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在这一刻与世人见面了,它沉睡在山洞的洞底,位于坚硬的石灰质层的下面。发掘领队裴文中先生当时就认为:化石是猿人的头盖骨。

后经地质所专家鉴定:这是一块完整的猿人头盖骨化石,是世界前古之人类的化石,其年代当在50万年以上……

“中国猿人头盖骨”的发现,轰动了世界科学界。

二、“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有什么价值?

经过深入研究,专家们认为:“北京人”的脑量平均为1043立方厘米,介于猿和现代人之间,头盖骨比现代人厚约一倍,头部保存的原始性质和“爪哇人”相似,他们同属直立人发展阶段。

1930年秋,裴文中先生在属于“北京人”那个洞穴的东北角,惊奇地发现了“北京人”用火的痕迹。经检验并与世界其他地区史前遗迹对比,“北京人”是最早用火的,这一发现将人类用火的历史提前了几十万年。

随后的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很多石制品、骨角器和用火遗迹等。这说明“北京人”以洞穴为家,过着群居的生活,具有制造、使用石器工具的本领,能组织起来进行狩猎和从事采集活动。“北京人”头盖骨的发现,证明中国人的祖先并不是从欧洲迁移过来的,而是独立起源发展的。

1c950a7b02087bf4298a0d8afd97d52611dfcf39.jpeg@f_auto“北京人”有什么特别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出土,平息了“尼安德特人”、 “爪哇人”、“海德堡人”的争论,并为达尔文的进化论提供了有力的证据。自从“北京人”头盖骨被发现之后,特别是随后又发现的石器工具和用火遗迹,使“直立人”的存在得到学术界的公认,从而明确了人类进化的序列,为“从猿到人”的伟大学说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发现,拉开了人类认识自己的序幕,它为研究人类的起源及其发展,为再现早期人类的生活面貌,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它使周口店“北京人”遗址成为世界人类学的宝库和人类文明进步的摇篮。

三、“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是如何丢失的?

《中央地质调查所简检送“北京人”化石被美国劫走经过及有关报告》一文记载:1927年以后发掘的“北京人”化石,一直保存在北京协和医院,存放在协和医学院解剖系办公室的两个保险柜内。

1941年,随着北平形势、国际形势的恶化,外国侨民撤离了,魏登瑞回国了,新生代研究室解散了。具有重大考古价值和历史意义的“北京人”头盖骨,以及其他珍贵的化石资料怎么办?地质所的工作人员最终拟定了这样一个方案:“运往美国,委托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暂时保存,战后再送还中国”。

838ba61ea8d3fd1f29742318250aa71595ca5f65.jpeg@f_auto“北京人”的生活场景

这个方案随即上报著名地质学家、北平地质调查所前所长、时任“经济部长”的翁文灏。由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运出国门实属重大,翁文灏向蒋介石报告,蒋最终决定:同意将化石运往美国暂保存,待战争结束后如数返回中国。

1941年8月,翁文灏代表中国,与美国驻华大使詹森交涉,请他设法将中国猿人标本由北京协和医学院取出,运存美国,战后再运回本国。11月中旬,詹森大使致电北平,令他们照办。11月底协和医学院接到化石装箱的通知。地质所人员将每块化石用纸包裹,编号造册,共装成两箱,包装箱做了标识后交到总务处,贮存在地下室的保险箱中。第二天,两箱化石运送到了北平美国公使馆。

1941年12月初,中方人员胡承志接到命令,将包括5个最完整头盖骨化石的“北京人”,仔细包装在两个大木箱里,移交给即将撤离北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12月5日,该部队乘坐专列驶往秦皇岛,打算从那里改乘预计8日到港的“哈立逊总统号”返美。

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原定当日抵达港口的“哈立逊总统号”游轮,在驶进我国黄海时遭日军阻拦,最终未能驶往秦皇岛港口。护送“北京人”头盖骨等化石资料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成了日军的俘虏。

四、哪些“北京人”头盖骨化石遗失了?

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工作委员会曾公布了一份遗失的“北京人”化石清单。这份清单中丢失的珍贵化石包括: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5个;“北京人”头盖骨碎片数十片;“北京人”牙齿近百颗;“北京人”的残下领骨13件;“北京人”的上锁骨1件;“北京人”的上腕骨1件;“北京人”的上鼻骨1件;山顶洞人头盖骨化石3个;山项洞人盆骨7件;山顶洞人肩胛骨3件;山项洞人膝盖骨3件;山顶洞人下领骨4件;还有硕猴头骨化石2件;硕猴下颌骨化石5件;硕猴残上颌骨化石3件;硕猴头骨化石残片1小盒,还有大量其他珍贵化石。

五、“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去了哪里?

1942年8月23日,《北京实事日报》(英文版)率先披露“北京人”头盖骨失踪的消息后,在全世界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但是,一直到二战结束前后,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代表团在接受美军总部移交在日本占领期间被日本掠夺的物品中,都没有发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神秘地失踪了,它们到底在哪里?

d01373f082025aafbc780ca2f4a9296e024f1ada.jpeg@f_auto“北京人”的遗物

1、“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有可能被毁坏

对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是否在世这个问题,有关专家基本持3种态度,一种认为化石还在世,另一种认为化石已经毁于战火,再一种就是对化石的去向态度模糊,认为无法推测。

根据中国古人类学家、最后一个见到化石的胡承志老人讲述,包括“北京人”头盖骨在内的化石,当时包了整整6层,而且由内到外相当仔细,即使装到两个没有特殊标志的木箱里,相信就是当时一般的日本兵发现也会上报的。

但是,当时的战争非常残酷而且频繁,如果是金银珠宝书画,还是有可能保存下来的,但像“北京人”头盖骨这种死人骨头,日本士兵就未必能够辨别了。

上海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北京人”之父贾兰坡的学生陈淳教授,就认为化石极有可能毁于战火,寻找到化石的希望太渺茫。

更何况,连护送化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都被俘虏,逃命都来不及,谁还能顾及化石呢。

2、化石埋在日坛公园

1996年,有个日本老兵临死前,向中国有关部门传递消息,称化石埋在日坛公园的一棵松树下,这棵松树还做了特殊记号。

同年5月,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电震探测组,对埋藏区域进行了两次高密度电法、面波、多道浅层地震法的探测,经过协商,最终与北京日坛公园管理处达成了1996年6月3日上午正式发掘的协议。

但是,一直挖到2米多深时,专家们仍未发现有任何埋藏物,更未见有动土现象。往下再挖,都是细黄砂岩。扩大挖掘范围,仍未发现有埋藏物。现场专家由此判断,当时物探异常应是地表下大量灰白色钙质结核层引起的,所以决定停止发掘寻找。

3、化石在沉船“阿波丸”号上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曾将美方认为的化石下落作为绝密礼物送给中国政府,称化石可能在日本沉船“阿波丸”号上。

据了解,“阿波丸”号建造于20世纪40年代,是一艘日本远洋油轮。1945年3月28日,已被日本军队征用的“阿波丸”,在新加坡装载了从东南亚一带撤退的大批日本军官和要人驶向日本。4月1日午夜时分,该船行至中国福建省牛山岛以东海域,被正在该海域巡航的美军潜水舰袭击,3分钟后迅速沉没。

1977年,中国曾对“阿波丸”沉船进行过一次初步打捞,但由于当时潜水技术的限制,只发现了3000吨锡锭和一些其他东西,并未找到“北京人”头盖骨,打捞人员却找到了伪满洲国政要郑禹的家藏小官印和圆砚。由此推断,该船印证了携带大量中国北方宝物的猜测,也成为“阿波丸”可能装载“北京人”头盖骨的有力旁证。

4、化石在“哈立逊总统”号上

有学者认为,“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应该丢失在从北平到秦皇岛的运送船只“哈立逊总统”号上。而“ 哈立逊总统”号由于受到日舰追逐,半途被击沉。

据说,带着“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准备在秦皇岛乘坐“哈立逊总统”号回国。但是,“哈立逊总统”号一直没有驶到目的地秦皇岛港,它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开航以后,一直被一艘日本军舰追逐,最后,搁浅在上海以东长江口附近,随后被日军击沉。

5、化石在“里斯本丸”号沉船上

有关资料记载,1942年10月2日凌晨,装载着多名日军官兵、英国被俘人员和财物的“里斯本丸”号运输船,途经舟山附近海域时被鱼雷击沉,船上所载大量文物和奇珍异宝随之葬身海底。后来,附近渔民救起英军官兵384人,而据获救的英国战俘回忆,船上载有大批被日军掠夺的黄金财宝和文物,还可能有“北京人”头盖骨化石。

6、化石在天津美国军营

上世纪80年代,美国人类学家夏皮罗在《北京人》一书中说,一位原海军陆战队军人曾告诉他,化石曾辗转到了驻天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兵营。

1971年10月21日,据护送北京猿人化石出国转移任务的执行人、美国医生费利说,装有“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箱子放在天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兵营大院里的6号楼地下室木板层下面。

时隔80多年,军营几经易主,6号楼在唐山大地震中震塌,后夷为平地改作操场,在修大楼时连地基都挖开了,结果啥也没有。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失踪,不仅是中国,也是全世界、全人类不可估量的损失。揭开“北京人”失踪之谜,是中国乃至全世界关心人类发展和学术进步的人们的愿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秘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mi321.com/wjzm/2969.html

jiang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